028-83226676
EN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服务项目 > 刑事案件

渎职罪

  • 详情介绍
  • 在线询价

杜某某玩忽职守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川0113刑初1XX号

公诉机关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杜某某,男,1962年5月30日出生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汉族,中专文化,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人员,住成都市青白江区,2017年3月28日因涉嫌玩忽职守罪经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XX,四川XX律师事务所律师。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成青白检公诉刑诉[2017]1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杜某某犯玩忽职守罪,于2017年5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后因案情复杂转为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伍炳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杜某某及其辩护人王力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杜某某系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综合社会福利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职员,2016年10月23日,受助人员唐某某到“中心”并被送往观察室,值班人员杜某某未按照相关管理规定对唐某某进行观察和每半个小时巡查,未及时发现唐某某的异常行为并进行处置。当天中午12时许,唐某某在“中心”观察室用鞋带上吊自杀。

为支持指控事实,公诉机关提交了相关书证、证人证言以及被告人杜某某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明,请求本院以玩忽职守罪追究被告人杜某某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杜某某称自己确实存在工作疏忽,请求法庭对其免予刑事处罚。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被救助者死亡直接原因是自缢,系死者刻意为之,与被告人杜某某因判断失误所致的疏于职守没有必然因果关系;2、救助站未按规定安排两人值班,监控设施存在监控死角,观察室窗户设有护拦使受助人用鞋带自溢得以实现;3、被告人杜某某与死者曾有当面交流,并非完全未履行职责,其死亡原因是多种因素所致。综上,请求法庭对被告人杜某某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杜某某系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综合社会福利中心职员,2016年10月23日杜某某是“中心”行政值班人员,后受助人员唐某某到“中心”并被送往观察室,经监控显示唐某某在观察室期间多次用头撞墙,并将双脚鞋带取下在窗口比划,杜某某未按照相关管理规定对唐某某进行观察和每半个小时巡查,未及时发现唐某某的异常行为并进行处置。当天中午12时许,唐某某在“中心”观察室用鞋带上吊自杀。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书证案件线索移送函,证实该案系由中共成都市青白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移送至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检察院查办;立案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证实立案及强制措施情况;成都市青白江区救助管理站求助登记表,证实被救助者唐某某入站时间为2016年10月23日8时;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值班记录、值班表,证实2016年10月23日当天行政值班人员为杜某某,值班护工马某某;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居民死亡殡葬证,证实唐某某死亡事实;人民调解协议书,证实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已补偿被救助者唐某某近亲属25万元:成都市民政局成民发[2012]128号《成都市救助管理机构操作规程》,证实救助管理站实行24小时值班,站内有受助人员时至少两人以上值班,值班人员至少每半小时巡查一次,救助管理站内公共区域和观察室安装技防设备,由专人24小时监控,技防资料应保存15天以上;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值班管理制度,证实对观察室安置的临时受助人员每半小时检查一次;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青府办发[2010]135《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所属事业单位设置职责和编制规定》,证实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系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人事由区民政局任命,经费形式为财政核定收支、全额预算管理;干部任免审批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年度考核登记表、户籍证明等,证实2010年11月至今,杜某某一直在青白江区民政局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且属于编制内人员,具备刑事责任能力。

2、证人证言

(1)程某某的证言,我从2015年3月至今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副局长,分管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等工作。

“中心”对新进的受助人员要按规定进行不间断的48小时观察,还要每半小时进行巡查,了解受助人员的心理动态,如果发现问题,值班人员要及时处置,处置不了的要及时逐级上报。我后来通过询问当天值班人员杜某某和护工马某某和观看观察室录像了解到,2016年10月23日8时许,城厢派出所把唐某某送到“中心”,马某某按照规定收容唐某某。我通过观看当天的监控录像,发现值班人员杜某某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对唐某某进行不间断观察及每半小时进行巡查,没有及时掌握唐某某的心理变化,当天中午12点左右,受助人员唐某某在“中心”自杀身亡。

(2)刘某某的证言,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我在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当负责人,中心是区民政局下属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是上下级关系,中心的正式职工都是民政局安排来工作的,中心的人财物都归民政局管理,民政局工作人员安排到中心的有李某某,邓某某,杜某某。

中心救助站过道,观察室都有24小时监控,监控有视频,但没有音频。被救助人员进来后我们先审查他是否符合救助条件,符合后我们安排他到观察室进行48小时不间断观察,观察是行政值班人员我、邓某某、杜某某的职责。规定里有半小时巡查一次,并制作记录,半小时巡查一次的意思是行政值班人员要每半小时进观察室与被救助人交流,通过交流观察被救助人是否有精神问题或其他心理问题,发现问题及时报告或处理。

我了解的情况是,2016年10月23日,行政值班人员杜某某来值班后,马某某将唐某某的情况告诉杜某某,按照规定,杜某某知道唐某某到中心后应该对唐某某进行观察,每半小时到观察室对唐某某进行巡查,但他没有。12点左右,唐某某在中心用鞋带上吊身亡。经观看监控录像,显示杜某某未按照工作制度和工作纪律履行他的职责。

(3)马某某的证言,我2016年6月至今在“中心”当护工,“中心”对新进的被救助人员要先填写求助登记表,符合规定后将受助人员带入观察室观察,按照值班规定,行政人员还要每半个小时对受助人员进行巡查。观察也是行政值班人员的职责,监控室就设在值班室中的,但是晚上我们护工要在值班室睡觉,所以一般就是白天由行政值班人员观察,晚上要睡觉了,行政值班人员就委托我们护工帮助观察。

2016年10月23日的行政值班人员是杜某某,我九点过给杜某某说了唐某某的事情,杜某某来了后对唐某某的观察及巡查就是杜某某的职责了。11点左右我就喊起杜某某一起去观察室看了唐某某,当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他只是说饿要吃饭,我们就说好,然后就走了。

3、被告人杜某某的供述

2016年10月23日,我在青白江区民政局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值班期间,中心工作人员马某某给我说派出所送过来一个男受助人员,名字叫唐某某,当时已经送进观察室了,吃了早饭在睡觉。我就到唐某某的观察室观察了他一下,大概有两三分钟,通过观察我感觉他在睡觉,当时我没有看到他有什么过激的行为,感觉唐某某不是精神病人。我就离开观察室回到行政值班室,整理资料。当天11时40分我到观察室观察过唐某某,我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表现,也没有观察发现唐某某手中握有鞋带,直到唐某某上吊死亡,才发现他是用鞋带上吊的。因为我未严格履行中心管理制度职责,自己疏忽大意,仅凭经验工作,造成了受助人员唐某某在中心上吊死亡事故。

中心值班工作人员的工作职责是按照管理制度,严格履行对受助人员48小时不间断监控,每半小时巡查一次就是值班人员每半小时要去观察室现场观察受助人员的情况。我是疏忽大意了,没按要求对唐某某进行不间断监控和每半小时巡查一次。

4、(1)观察室视听资料,证实2016年10月23日8:25,受助人唐某某进入观察室;10:59-11:04,多次用头撞墙;11:29-11:34,取下右脚鞋带到窗口比划;11:34-11:37,取下另一条鞋带到窗口比划;11:41,杜某某敲门开门聊了几句后离开;11:51-11:57,拿着鞋带到窗口比划;12:04,把鞋带系在脖子上。(2)大厅监控显示10:54,杜某某来看唐某某的资料;11:00,杜某某进监控室;11:01,杜某某出来拿资料后进入监控室;11:02,杜某某出监控室,后未再进入监控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杜某某作为成都市青白江区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成都市青白江区综合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人员,系在受委托行使职权的组织从事公务,应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论,其在行使救助管理职权时,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职责,确有未严格按照值班制度进行观察和巡查的玩忽职守行为,且造成1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被告人杜某某的失职行为未能防止唐某某自杀身亡危害结果的发生,玩忽职守行为与危害后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鉴于被告人杜某某是执行公务中的过失行为,犯罪情节轻微较轻,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对被告人杜某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免予刑事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杜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雷恩仲

人民陪审员  刘 薇

人民陪审员  谢廷雄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邱 元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三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已于2012年7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52次会议、2012年9月12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一届检察委员会第79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3年1月9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12年12月7日



为依法惩治渎职犯罪,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就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一)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9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以上的;
(二)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造成伤亡达到前款第(一)项规定人数3倍以上的;
(二)造成经济损失150万元以上的;
(三)造成前款规定的损失后果,不报、迟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不报、迟报、谎报事故情况,致使损失后果持续、扩大或者抢救工作延误的;
(四)造成特别恶劣社会影响的;
(五)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
第七条依法或者受委托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管理职权时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章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适用渎职罪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Ji2YV2cQjaWzsn76+kXOBEDwhG680ukuC8sIIyVUSU25q81l5sFo9Q65HL2EhpA1IRLLeaqZqDQhH2N6wucOmU1w63k7v4+E82C5rvJ34fBXzQOWP37d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