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3226676
EN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服务项目 > 民事案件

保险纠纷

  • 详情介绍
  • 在线询价

XXX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内中民初字第****号

原告XXX。

委托代理人XXX。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玉溪路XXX号。

法定代表人X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XXX,系被告法律顾问。

原告XXX诉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保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王红雷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XXX及其委托代理人XXX与被告委托代理人X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XXX诉称,2012年11月6日,由持C1驾照的XXX借用原告所有的保险标的车川KAN676由上海往重庆方向行驶,14时50分行至沪渝路向1499KM+500M处,撞上高速公路中央隔离带护栏,造成保险标的车上乘车人XXX受伤、保险标的车和路产受损的交通事故。本次交通事故产生施救费1,900元、车辆维修费78,860元、路产损失4,640元、乘车人XXX医疗费967.50元,以上四笔合计86,367.50元。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湖北省公安厅高速路警察总队五支队利川大队第42850432012001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XXX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乘车人XXX不承担责任。原告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内,驾驶人XXX具备驾驶本保险标的车的驾驶资格,依据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被告应对原告因交通事故所致上述各项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多次向被告主张保险理赔,但被告置之不理,原告遂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因本次交通事故致车辆损失78,860元、施救费1,900元、路产损失4,640元、人伤损失967.50元,合计86,367.50元。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辩称,对本次交通事故及责任认定无异议,原、被告在保险合同中约定车辆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车”,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原告将车辆租给XXX使用,改变了保险标的车的使用性质,根据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七条第(二)款第5项、第(三)款第2项、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七条第(三)款第5项、第(四)款第2项、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条款第七条第(三)款第5项、第(四)款第2项,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路产损失、施救费应该以被告定损金额为准。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车牌号川KAN676的车主,2012年原告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与第三者商业责任险、车辆损失险、车上责任险、全车盗抢损失险及附加不计免赔保险,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神行车系列产品保险单投保单上载明车辆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车”,保险期限自2012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2012年11月6日,由持C1驾照的XXX租用原告所有的保险标的车川KAN676由上海往重庆方向行驶,14时50分行至沪渝路向1499KM+500M处,撞上高速公路中央隔离带护栏,造成保险标的车上乘车人XXX受伤、保险标的车和路产损失的交通事故。本次交通事故产生施救费1,900元、车辆维修费78,860元、路产损失4,640元、乘车人XXX医疗费967.50元,以上四笔合计86,367.50元。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湖北省公安厅高速路警察总队五支队利川大队简易程序第42850432012001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XXX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乘车人XXX不承担责任。

以上事实有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告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行驶证、驾驶证、保险单、保单抄件、保险条款、回执、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车辆损失发票、残值收缴清单、路产损失发票及清单、公路赔偿通知书、医疗费发票、病历、施救费发票、定损清单、机动车保险索赔申请书、索赔材料受理单等有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为凭。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依法受法律保护,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保险标的车是否改变车辆使用性质,原告保险车辆是按照“家庭自用车”的使用性质进行投保,原告虽将车辆租赁给XXX使用,但在保险“回执”上被告虽对“保险责任、投保人、被保险人的义务及免责事由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作了明确说明,但未对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概念、内涵、具体情形予以明确说明,没有明确约定车辆租赁属于改变车辆使用性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之规定,被告辩称原告改变车辆使用性质,拒绝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路产损失、施救费应以其公司委托的湖北太保到现场定损的金额为准,即路产损失3,712元、施救费800元,施救费应该包括拖车费,拖车费不应单独计算,原告认为上述三项费用是实际发生的,并有发票,故被告应当按照发票金额予以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者减少保险标的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之规定,原告所支出的是必要的、合理的费用,被告应当予以赔付。被告应该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标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施救费1,900元、车辆维修费78,860元、路产损失4,640元、乘车人XXX医疗费967.50元,合计86,367.50元,该损失没有超过赔偿限额,原告提出的要求被告赔偿86,367.50元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三十条、第五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的10日内赔付原告XXX86,367.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960元,减半收取980元,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王红雷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雷 琳


Rj9WdwIEgkvtKWKDNE+IE0DwhG680ukuC8sIIyVUSU25q81l5sFo9Q65HL2EhpA1IRLLeaqZqDQhH2N6wucOmU1w63k7v4+E82C5rvJ34fBXzQOWP37daQ==